阅读历史
换源:

071这就是我的逃跑路线(求收藏求推荐票)

作品:这个武林有问题|作者:我是唐僧我不骑白马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21-05-04 19:55:44|下载:这个武林有问题TXT下载
  用力将断剑掷向怪物心口,白信的身形如同离弦之箭般爆射而出,出现在怪物的面前。

  呼!

  五指舒展开来,笔直的手指犹如五柄利剑般撕开空气,无匹凌厉的劲道萦绕在其上,向着怪物的的咽喉狠狠抓去。

  大力金刚指!

  此刻,他浑身肌肉肌肉鼓胀,处处青筋暴起,身似猛虎,动如狂狮,劲力布满全神,致使衣服鼓荡翻腾,整个人像是充气似的,给人一种刚猛强横,无坚不摧的力量感。

  这正是金刚伏魔神通被催运到极致的迹象!

  “死!”

  厉喝声响起,杀招临头。

  砰!

  两道身影在光影中重叠了一瞬间,惊人的劲风自身影交会处扩散开来。

  刹那之后,一道身影破风飞出。

  是怪物!

  它被白信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  但即便如此,它本能的反应仍是快的吓人,在白信杀招扣中咽喉之前,身后的蝠翼猛地震动。白信心中的危机感瞬间增福至最大,顾不得其他,连忙变换招数,一脚把它踹飞。

  咔嚓!

  白信落脚踏地的瞬间,岩石崩碎,地面碎裂,硬生生踩出一张直径一两米的蛛网状裂缝,随后借着反馈的力道,弹身追击。

  偷袭得手,必须趁胜追击,不然等对方反应过来,徒生变故。

  弄不好还会被反杀!

  “人类,你是自取灭亡!”

  自称“使者”的怪物被一脚踹飞几米远,意识到自己被人耍了之后,它顿时勃然大怒,眼中凶光暴涨,鹰爪般的双脚把脚下的石块抓裂,紧跟着身影如电,反向扑杀白信。

  这一扑,顿时流露出恐怖的气势。

  嗤嗤!

  手爪挥舞间,劲风扑面,宛若道道无形气刃在空中飞舞斩击。

  当怪物发动反击之时,白信就已经预料到对方恼羞之下的反击势必非同小可,因此早就把精神感知维持到最大,将空气中纵横切割的气刃一一捕捉,闪身逼开锋芒。

  同时,握拳横击。

  砰!砰!砰!

  巨力轰中牛皮鼓般的声响响个不停,沉闷的声音,伴随着凄厉的风声,在山洞中回荡。

  怪物噌噌后退两步,尖锐的鹰爪,把坚固的岩石划出道道沟壑,它的手爪保持着出拳的姿势,手指发麻胀痛,俨然在刚刚的交锋中吃了些许暗亏。

  好!

  很好!

  怪物越是吃惊白信的实力,越是按捺不住心中腾起的杀意,以及……

  喜悦!

  它背后的蝠翼一抖,疾风加持,速度骤然快了一半,来去如电之中,不断挥舞尖爪,以****的攻势淹没白信。

  但是它并没发出气刃,只以近身战进攻。

  美味!

  绝品的美味!

  吃了他!

  一定要吃了他!

  怪物现在满脑子都是贪婪的食欲。

  人类对它来说,既是一种维持生命活动的食物,也是一种能够提升实力的补药,吸收他们的精、气、神,就能增强己身实力。

  武力越强的人类,生命力越是旺盛,对妖魔鬼怪的裨益就越明显。

  尤其是人类口中的天才——

  每一个天资卓越的人类,就好比蔬菜水果中品质特别好的上等品,若能吞食掉,彻底吸收他们,得到的增益远比一般人强大的多。

  而眼前这个人类,毫无疑问是上等货!

  “只要吃了他,我的功力必将更进一步,如果有幸得到神君重用,未来必定前途无量!”

  它越想越是亢奋,心里火急火燎的,就像是好不容易得到珍惜水果的孩子,不舍得轻易弄坏,毕竟品相太差,食欲可就减少了。

  进攻宛如汹涌的潮水,可白信的防守极强,任它来势如何凶猛,总能接下,然后发起反击,让怪物迟迟无法得手。

  “麻烦的东西,你就不能乖乖的让本使者吃了吗?”怪物越打越是恼火,一时分神,立刻就挨了白信两拳三脚。

  突然间,它目光一扫,瞄到了旁边的风灯。

  顿时记上心头,一面与白信周旋,一面悄悄鼓动翅膀,突然猛地振翅,一抹流光激射,直把风灯斩裂,扑灭蜡烛,又长驱直进,直把数丈外的石壁切割处可怖的沟壑。

  白信早就提防着这一招,可怪物的动作实在太快,等他作出反应时,已经来不及了,而且,他其实也没什么办法应对那道斩击力惊人的流光。

  眼见四周陡然一片漆黑,他暗叫一声糟糕。

  功力高深的练武之人,视黑夜如白昼并不稀奇,可再如何功力高深,也须得借助微弱的光才能视物,否则,那就不是人了。

  现在的麻烦是,山洞里没有一点光线,任白信的视觉如何出众,没有光线,也就看不到景物。

  更麻烦的是,人类接受外界讯息的窗口,以视觉为最,超过八成的外界信息是由视觉获得,视觉无疑是人和动物最重要的感觉。

  一个正常人突然没了视觉,还是在如此危险的状况下,绝对是废定了!

  “呼!”

  白信索性闭上双眼,临危不乱,以白骨观法定住心神,滤除一切杂念,把感官集中在听觉、嗅觉和触觉上,全力捕捉外界信息的变化。

  怪物把白信的动作全都看在眼里,眯着不时闪动着残忍且贪婪眼神的眼睛,似笑非笑的看着白信最后的挣扎,身如闪电,锋锐爪尖轻易割破空气,瞬间撕裂至白信的面前。

  砰!

  剧烈的闷响声在漆黑的山洞中响起。

  白信凭借着感觉,躲过了怪物的一波攻击,趁势打出一拳,虽然打中了目标,可凭借着拳头反馈回来的感觉,他知道,这一拳打偏了。

  就在此时——

  一股致命的危机感涌上心头。

  白信毫不犹豫,动作跟着感觉走,飞快向后闪躲,同时双臂交叉在胸前,下一秒,一股沉重无比的劲力轰在双臂之上,人直接被打飞。

  人在半空之中,白信仍能感觉到危机并未消散,反而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逼近,电光火石之间,他感觉到身后的气流以迅猛的势头倒卷,立刻知道身后就是山洞顶了,

  砰!砰!

  白信扭转腰部力量,瞬间头下脚上,在碰触到实体的瞬间,借力跃向记忆中的空处。

  轰隆隆!

  就在他改变方向跃开的一瞬间,怪物迅疾如电的身影电射而至,来不及变向,强筋的力量直接把岩石轰碎,凶威惊人。

  白信凭借着对气流变化的捕捉,顺利落到空处,在落地的瞬间,他立刻再次跃起,如此连续变换数次方位。

  每当他想要站住歇息,就有危机感飞速袭来,是那怪物以惊人的速度追击上来,两只尖爪接连不断的抓击,爪风时而狂暴,时而迅疾,仿佛是把白信当成了球,迫使他不断的躲避,根本不给白信丝毫喘息的机会。

  在它这种****般的进攻之下,白信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,时刻保持着心灵通透明净,精神意志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  轰隆隆!!!

  怪物与白信的每一次交锋,必定掀起狂风,更把地面上一根根石柱震裂,崩碎出无数碎石渣子。

  怪物呵呵冷笑着,蝠翼震动,一股股狂风扑出,挟裹着无数碎石,飞射向白信。

  白信全力闪避,勉强挡住碎石的攒射,可也挨了不少下,被打中的部位有针扎般的痛楚,但已经催动金刚伏魔神通的身体,远比常人的体质出众,金刚伏魔劲还在尽力保护内外。

  砰!

 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怪物的一只爪子拍开了白信的防御,长驱直入,一爪子拍在白信胸膛,凶猛的力量把他打飞,更差点当场令肋骨断裂。

  轰!

  白信撞在一根石柱上,本就龟裂的石柱,受力不住,登时四分五裂,应声倒塌。

  砰!

  白信撞穿石柱,直直的在地面上翻滚了十几圈。

  饶是白信身体强横,可也感到浑身疼痛难忍,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在身上蔓延,只感觉自己像是被巨石碾压了一遍似的,金刚伏魔劲差点当场散去。

  他剧烈的喘息着,双臂撑地,缓缓站起,陡然间,脸色涨得通红,身体猛的一颤,胸前血气翻滚,噗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出,空中留下一团血雾,噌噌噌,步伐踉跄的朝后直退出十数步。

  身影踉跄地站立好,立刻感受到那种庞大凶恶的气息由远处一点点靠近,以及那仿佛猫戏老鼠一般,戏谑恶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。

  “结束了,人类!”

  怪物悠然悠然地慢慢走进,“乖乖认命吧,你终将被本使者食用,成为本使者的一部分……”

  正说话间,却见白信突然弹身向后激射,速度快的不可思议,哪里还有刚刚摇摇欲坠的模样。

  “这才是我的逃跑路线,信球!”

  白信扬声嘲弄,弹射的方向正是出口处。

  他有过目不忘之能,进来的时候已经暗暗记住了地形,刚才视觉没用,看似被对方打的屁滚尿流,可其实他一直在悄悄往出口处挪。

  至于身上的伤势,倒有三成是装出来的。

  “人类,你跑不掉!”

  怪物一见煮熟的鸭子要飞,还又一次被愚弄,顿时气得哇哇大叫,想也不想,全力鼓动翅膀,以毕生最快的速度追上来,陡然间,速度竟是比白信还快,爪尖劲风疾劲,直朝着其后心洞穿而去。

  但就在此时,正在全速逃跑的白信,突然速度激增,身影如电般激射——向后!

  只见他以极快的速度拉近了与怪物的距离,在后心即将被怪物的尖爪刺穿的刹那,他突然在旁边的山壁上一点,身形错开,凌厉无比的五指在雷霆轰掣般的手法插向怪物头颅。

  怪物脸色大变,来不及做出反应。

  “你……看得见?”

  “……这波我站在第五层!”

  在它诧异至极的目光里,白信的表情充满了嘲讽,但最令它难以挪开目光的,是他那双眼睛,通透自然,圆明无障。

  那分明不是人类该有的眼睛!

  “你……”

  第二个字还没吐出来,洞金穿石的指力迸发,五指如剑,瞬间洞穿了怪物的头颅,接着用力一扭,直接把它的脑袋扭了七百二十度。

  扑通!

  随着庞大的尸体轰然倒下,这头自称“使者”的怪物迎来报应——

  死亡!

  唰!

  丰厚的热流在体内涌现。

  一瞬间,即将枯竭的内力和劲力恢复如初,并且迎来极大的涨幅,又有三条正经豁然打通,金刚伏魔劲遽然增强,已经匹配的上圆满层次的金刚伏魔神通,就是同层次的少林武僧来了,也是伯仲之间。

  不过随着内力的大进,丹田内的躁动感越来越强,久违的心烦意乱,坐卧不宁的感觉浮现在心头,这是他修禅小成后就再没出现过的感觉。

  他知道,这是辟邪内力增长过快,赶上了白骨观修练进度造成的。

  “幸亏白骨观法第一层刚才有了突破,不然现在真不好说镇不镇得住邪火!”

  想起刚才的惊险,白信又是心悸又是侥幸。

  他落入下风后,原本的计划本来就是边打边退,借着被对方打飞的时机从出口处逃出去,只要见到了光,是打是走他都行。

  不过在他采取行动之前,一直没能观想出来的天目,因为他集中全力调动精神,意志受到极大的磨练,终于在这个关口成型了。

  于是,白信随机应变,有心算无心,终于暗算了那只怪物。

  这只天目是白信修禅后,第一次体验到禅法奥妙莫测的实际成果,它不再局限于精神和心性层面——在修成的那一刻,它居然能令双目洞穿黑夜,无视黑暗,让白信哪怕是处在毫无光线的山洞里也依旧能够看清楚东西,分毫毕现。

  而且,这还远远不是它的极限,还有更多的功能等待着白信的挖掘。

  “现在不是时候,还有人等着我救呢。”

  白信心念于此,转身朝山洞外走,边走边运转心法,以求尽快适应剧增的内力。

  同时,也是在适应天目的效用。

  以天目洞穿黑暗的体验非常神奇,明明是以观想法中的天目观察四周,感觉上却是双眼在视物,就仿佛是有两个自己,一个实一个虚,可忽然间,又觉得两个都是实,或者两个都是虚。

  这种虚实交替的梦幻感,非常的真实清晰,哪怕是白信都分辨不出真假。

  或者应该说,正因为是白信,才分辨不出真假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难道是我遇见障了?”

  白信边走边想。

  忽然,一股恶风扑面而来,一抹亮光流星似的飞射面门。

  危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