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三十八章百花楼

作品:相亲女友不对劲|作者:乘鳄扬善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1-05-05 08:51:53|下载:相亲女友不对劲TXT下载
  “狐妖,我来了!”

  同样的过程,同样的步骤

  经过重重把守,穿越时空混沌,方诚来到了新的世界。

  这个世界有妖,有鬼,亦有那求仙问道的练气之士。

  仙侠世界

  也算是很大众的世界了。

  根据特异科那边无数专家的研究,结合实际数据,他们提出一个大胆的猜想。

  目前和原世界交汇的空间节点,他们对面的世界或多或少都在本世界有着不俗的影响力。

  玄幻、仙侠、魔幻……

  或是文学,或是影视,这些世界在本土都有着不俗的群众基础。

  所以这些世界才会比其他世界更快的和本世界交汇。

  怎么说呢

  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人

  那么你本世界内的生物知道其他世界的存在,并不断的想象,甚至诵读和棋相关的一切。

  那等于说你在不断叫它的名字!

  当你听到有人不断叫你怎么办?

  自然是过去看看了!

  所以这些世界就慢慢靠了过来。产生了空间交汇。

  这次的降生点不是在山洞但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依旧是黑洞洞的一片,周围弥漫着潮湿腐烂的气味。

  这是一座废弃的枯井!

  虽然井下已经不出水,但天公不作美,雨水顺着井口洒落,在这枯井中蓄起一滩混浊。

  “唉,就不能挑个好地方嘛!”

  方诚纵身一跃,来到了地面。体内的能量带来的好处就是,他不用忍受湿衣服穿在身上的黏腻感。

  直接蒸干就好。

 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湿衣服了!

  “追兵呢?我来的这么及时,他们应该还没走远吧!”

  找人要用对方法。

  狐妖也不是那么好找的,即便在仙侠世界,也不可能遍地是妖精。就算遍地是妖精,也不可能遍地都是狐妖这种娇滴滴的小娘子。

  狐妖既然是被追杀,那必然有追兵。这些不知道是人是要的家伙能将一位导航不低的狐妖追杀至死,那必然是有着其他妖怪的下落!

  方诚翻上墙头,寻一制高点,居高临下观察周围的环境。

  高屋建瓴,青砖红瓦,古建筑风格。又正逢阴雨天,行人渐疏,只有零星一些打着油纸伞的“古代人”在街上奔走。

  方诚低头看来看身上。

  “嗯~这身装束是不太行了。太异类了!”

  转身,跳井,回到了现代。

  这可把在空间节点处等待的清爽吓了一跳。

  “方……方先生,怎么您这么快就回来了?

  对手很强吗?!”

  秦霜看着方诚。

  奇怪,也不像受伤的样子啊,衣服都没破。

  难道,他已经把对手解决了!?

  嘶~

  这么强的吗!

  “我需要一身汉服,对面是个古代世界,我穿这身不合适!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得,多想了!

  特异科的效率很快,方诚的衣服尺寸他们都知道,毕竟一直都在关注这位的行动,他去哪,买了什么东西,那都要记录在册。其中就包括衣物。

  换好衣服,拿上一把油纸伞,方诚重新踏入了空间节点。

  为什么拿油纸伞?

  入乡随俗,入乡随俗!

  枯井所在地方较为偏僻,周围也没什么人。拐过几条巷子之后,方诚来到了主干道上。

  “兄台!兄台等等!”

  方诚叫住了一名书生。

  嗯~最起码在他的认知里,书生就该是这个模样。

  身形偏瘦但面容白净,一袭青衫,虽不甚华美但也好过寻常百姓。

  当然,最重要的就是他加载腋下的那几本书。

  这是怕雨水打湿了书卷啊。

  “兄台唤小生何事?”

  骤一被人叫住,书生初还有些愤怒,但一看方诚的打扮。

  得,大户人家,能不惹就不惹吧。毕竟,自己只是个穷酸书生,还没有登临科举,高中状元。

  只是叫一句,不打紧!不打紧!

  “无事,只想想问个路罢了!敢问附近可有女眷,嗯~穷困潦倒,需要接机的?”

  书生“???”

  “就是,表演歌舞、琴曲的……”

  “你要嫖……”

  “兄台何出此言!你我皆为读书人,怎能说出如此粗鄙之言!

  简直有辱斯文,有辱斯文啊!”

  书生“………”

 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

  再看看方城的打扮,他确定了。

  县里的大户就拿几家,纨绔子弟都是除了名的,大街上谁不认识。

  眼前这位明显是个生面孔,应当是一只被关在家中私塾苦读诗书,乡试当近才得以出门放松。

  不过这刚出来就寻那烟柳之地寻欢作乐……

  唉~

  “此前直去,第三个巷口右转便是百花楼了。你想要的,那都有!”

  “多谢兄台了!”

  找“本地人”问路之后,方诚很快就找到了目标。

  百花楼,本地最大的勾栏之所。

  什么?不是要找追杀狐妖的那些家伙吗?

  方诚表示:我找了!一无所获啊!

  甚至用神识扫视了周围,完全没有发现。所以我来打探消息啊!

  还有什么是比这种地方更容易打探消息的吗?

  要知道,色令之昏。何况还喝了酒

  大家都是来放松的,警惕性难免下降。保不齐就不小心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消息。

  “爷里面请!”

  “大爷,常来玩啊!”

  “呦~这位爷是第一次来吧?生面孔啊!

  红花,绿柳,还不赶紧伺候着!”

  虽都是古装,但衣也有贵贱之分,单从外表,现代工艺做出来的衣服还是很华丽的。

  现在的方诚,浑身上下就露出四个字。

  “我很有钱”!

  两位姑娘一左一右将方诚迎了进去,同时也看到了他不菲的身加。

  金丝的袍子(现代工艺的残次品)

  镶玉的腰带(塑料、玻璃、大理石……你猜猜是哪个?)

  造型奇特的琉璃手串(手表)

  再看看方诚年轻俊朗的脸。

  绝对的优质客户!

  两女将方诚带进楼内。

  楼下的大厅中摆着很多的圆桌,其上坐满了形形色色的—男人!

  有权的,没权的

  有钱的,没钱的

  有颜的,脸丑的

  ……

  应有尽有。

  作为潜在的“优质客户”,百花楼给方诚临时安排了一张桌子。

  众人望了一眼,也只是心里好奇一句

  “这是谁家的子弟”

  然后便又重新将目光投向了舞台。

  啪~啪~

  歌舞散场,老鸨走上台拍着手。顿时,场中的喧闹停了下来。

  “感谢各位爷今天的捧场。

  多的我也就不说了,还是老规矩,请大家各自作诗一首,写在纸条,放于此箱中。

  得魁者,可入秋韵小姐闺房,共处一晚!”

  ………

  不少人都是有备而来,早已备好了纸条,走上去放于箱内。

  其情形像极了现代的投票选举。

  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是被选中的那位。

  其中也有些许不像文化人的存在。

  比如这位,宰相肚里能不能撑船我不知道,他当是没有问题。

  这体格,真是难为身下的椅子了。也不知手中那诗是多少钱买来的!

  方诚看向楼上,虽有薄纱遮挡,但也能隐约窥见那动人的曲线。

  想必这就是那位花魁秋韵小姐了。

  不过这气息……

  呔~妖怪,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!

  “来对了!正好上去探探虚实!”

  方诚低头思考着:

  中华上下五千年,我抄哪首好一点呢!